<mark id="v339p"><video id="v339p"></video></mark>

    <noframes id="v339p">

            媒體閣

            您現在的位置是:首頁 > 自媒體運營 > 正文

            自媒體運營

            關于袁紹的簡介(袁紹的資料)

            引流園2022-06-11自媒體運營5
            關于袁紹的簡介(袁紹的資料)大家好,我們今天來嘮三國史,講一講袁紹。
            每天被動引流300+的絕密方法,限時免費領取。添加微信:qwtg6699 ,請看這里→備注:y6
            關于袁紹的簡介(袁紹的資料)

            大家好,我們今天來嘮三國史,講一講袁紹。

            袁紹是三國中一個非常重要的人物,我們一篇文章肯定是講不完的。這篇文章,我們主要講袁紹的崛起。

            因為文章很長,所以先介紹一下思路。

            第一部分,我們講一下袁紹在出身上先天劣勢;第二部分,我們講下袁紹是如何通過后天努力改變先天劣勢的;第三部分,我們講下袁紹在先天劣勢和后天努力共同作用下形成的矛盾性格——這個矛盾性格,就是后來人們評價他的那幾個詞:

            外寬內忌、剛愎自用,好謀無決、干大事而惜身。

            “干大事而惜身”,這句話是演義中的,用來形容正史上的袁紹也很恰當,所以這里也拿過來用一下。

            一、袁紹的先天劣勢

            上面我說袁紹在出身上有先天劣勢,不太熟悉袁紹的同學,心中可能會畫個問號。

            袁紹家族不是著名的四世三公么?一個含著金鑰匙出生的人,出身上還有啥劣勢?

            袁紹確實出身于一個世代當官的大家族,他的高祖父袁安、曾祖父袁敞,祖父袁湯、親爹袁逢和叔父袁隗,都當過三公的高官。

            四代有人當過三公,所以叫“四世三公”。

            當時只有兩個家族解鎖這個成就,一個是袁家,還有一個是弘農楊氏——演義中特別愛耍小聰明的楊修,就是弘農楊家的。

            這種“四世三公”的家族,影響力時非常大的,史書上用兩個詞來形容袁氏家族的影響力,一個叫“勢傾天下”,一個叫“天下所歸”,大家可以自行體會一下。

            生長在這樣的家庭里的袁紹,是官N代、富N代,還是學術N代。袁紹本人長得還很帥,史書上說他“紹有姿貌威容”,看來確實是人類高質量男性的天花板,出身上無可挑剔。

            關于袁紹的簡介(袁紹的資料) 第2張

            但實際上,袁紹在出身上卻有個先天的劣勢,就是“庶出”。

            “庶出”,意思是“不是正妻所生”。中國古代,正妻生的兒子叫“嫡出”,長子叫“嫡長子”,妾生的兒子就叫“庶出”。

            袁紹的親生父親叫袁逢,親生母親是袁逢的一個侍女,連妾的地位都不如。

            袁紹是庶出,那袁逢家誰是嫡出呢?漢末三國的另外一個風云人物袁術。

            不過袁術也只是次子,嫡長子叫袁基,但袁基沒在三國時代興起啥大風浪,死得也早,大家對他不是很熟悉。

            袁紹比袁術先出生,是袁術同父異母的親哥哥。伯父袁成死得早,沒兒子,后來袁紹就被過繼給伯父袁成,所以袁紹又成了袁紹的堂兄。

            關系聽起來有些復雜,但其實記住一個結論就行:

            生理上,袁紹是袁術的親哥;法理上,袁紹是袁術的堂哥;心理上,袁術不把袁紹當哥。

            所以,袁紹這個人的出身,可以說是“極好又極差”——與普通人相比,他的出身極好;從豪門內部的競爭關系看,他的出身又極差,因為當時宗法制度的影響,他難以和血統純正的嫡子們競爭袁家的政治資源。

            打個比方,就像皇帝的兒子們。太子,通常是嫡長子,沒問題的將來注定當皇帝,其他兒子雖然也出身帝王之家,但最多在地方做個藩王,搞不好還會被弄死。

            可就像皇子們都想當皇帝一樣,袁紹也想成為整個汝南袁氏在政治上的代言人;想要成為汝南袁氏的代言人,他就必須要想辦法克服“庶出”這個先天劣勢。

            二、袁紹的后天努力

            具體要怎么做呢?袁紹想了一個辦法,后人稱為“養名”,“培養”的“養”,“名望”的“名”,用現在的話說,就叫“打造人設”。

            具體做法是:

            凡是能增加名望,引起正面輿論的事,都盡量去做;有損于名望、引起負面輿論的事,都努力避免

            為了打造人設,袁紹主要做了四件事。

            第一件事,是為父母服喪六年,打造“孝子”的形象。

            養父袁成的正妻去世時,袁紹正在濮陽縣當縣長,他立即放棄官位回家服喪,而且一服就是三年。

            按道理說,袁紹的這個舉動,是符合古禮的。父母沒了,三年不從政,這叫“儒家三年喪”。

            可當時的人們卻對他的行為感到詫異,因為“儒家三年喪”在漢末已經有名無實,很少有人真這么干了。

            兩漢雖然號稱“以孝治天下”,但都是說給老百姓聽的,到了政府官員那是說一套做一套,誰都不想服喪三年,因為服喪期間,不能喝酒、不能吃肉,不能出入娛樂場所,不能與妻妾同房,生活相當枯燥和無聊,一般人都受不了。而且,服喪三年還會影響,官位的升遷、仕途的發展,還會少撈很多實惠。

            所以,“服喪三年”慢慢就成了一個政治口號,喊起來官員們都點贊,做起來官員們都反對。

            但這又是儒家圣人們提倡的,官員們都是讀圣賢書的,不好意思公開反對,所以西漢官員們就想出了個“以日易月”的辦法:官員服喪一天算一月,服喪三十六天等于服喪三年。

            這當然是不想實踐儒家禮制的一種變通了。但話語權在官員手中,老百姓也漸漸接受了這種說法。而且,西漢官員沒和天上神仙一樣搞一個“天上一日地上一年”,已經相當孝順了。

            西漢起碼還做點面子工程,等到了東漢,連臉都不要了。

            東漢時,政府出臺了一個政策,明確下令官俸兩千石以上的高級官員不得因為服喪耽誤工作,忠孝不能兩全嘛,“以日易月”的政策直接廢除了。

            上行下效,低級官員和老百姓們也這么做,“儒家三年喪”的禮制,在東漢時就漸漸成了一紙空文。

            所以,當袁紹堅持給母親服喪三年時,周圍人第一個反應都是詫異:“這人腦子進水了嗎?”

            可等袁紹真的服喪三年后,詫異變成了佩服、贊美——一個非常有前途的年輕官員,為了給母親服喪不惜浪費三年的寶貴光陰,這是真正的孝子??!

            可這還不算完,給母親服喪三年后,袁紹又來了個騷操作“追行父喪”,,給去世二十多年的“父親”服喪三年。

            你看父親去世時我太小,不懂事,現在我長大了,所以要給父親服喪。

            關于袁紹的簡介(袁紹的資料) 第4張

            袁紹家庭關系圖

            但“父親”這倆字,我們要打上一個大大的引號,因為袁紹為之服喪的“父親”是他伯父袁成,一個只存在名義上的“父親”。

            前面我們說過,袁紹被過繼給了伯父袁成時,袁成已經死了,兩人之間僅有名義上的父子關系。

            如果說袁紹給養母服喪,還有一點點是因為撫養關系帶來的親情,那袁紹給名義上的父親袁成服喪,那就純粹是一種表演了。

            還有人考證說,“追行父喪”是袁紹的首創,之前沒人這么干過。

            可見,袁紹為了演好“孝子”的角色,也是費了不少腦筋的。

            有人可能會說,說不定袁紹不是演員,人家就是天性孝順呢。

            這個還真不是。袁紹的親生母親后來被董卓殺死時,袁紹毫無表示,并因此遭到了后人的批評,,說他“蕩然忘哀”,和給嫡母服喪時,完全是兩個人。

            母喪加上父喪,袁紹一共服喪六年,等他服完喪出來,簡直是好評如潮,觀眾都為袁紹點贊、投幣、打賞。

            有人認為,袁紹服喪是為了向世人表明,自己不是袁逢一支的庶子,而是袁成一支的正式繼承人。但實際上,當時袁紹已經在中央當過“童子郎”,并且出任了濮陽縣長,這說明士人集團早就承認袁紹是袁成的兒子,可以正常地享受世家子弟的政治特權。

            所以,袁紹守喪的更主要原因,還是為了向社會展示自己的良好形象,對沖在宗法制度上“血統不純”的不利影響,以爭奪袁氏整個宗族的代言人的地位。

            袁紹養名的第二件事,是在評論家面前刻意保持低調,以免給人留下紈绔子弟的印象。

            上面我們說過,袁紹的條件太優越了,家里有錢有勢有文化,自己長得又帥,這樣的男人,周圍會有無限的誘惑,稍有不慎就可能墮落成一事無成,只會享受的公子哥。

            從史籍的記載看,袁紹已經沾染了公子哥的一些習氣,但袁紹努力不給人留下紈绔子弟的印象。

            有一次,袁紹從外地回家,很多人開車送行,通往汝南的官道上是豪車如云,一會兒排成“人”字,一會兒排成“一”字,非常嘚瑟。

            快進汝南時,袁紹下令停車,把朋友們都打發走,一個人回家了。

            袁紹為什么這樣做呢?用現在的詞來說,叫“控評”。

            汝南郡有兄弟二人,許劭許靖,都是著名的人物評論家,屬于當時的超級大V。

            這哥倆當時還辦了個知名雜志《月旦評》,每月對當時的人物打分,德行多少分,顏值多少分,能力多少分。

            不管是誰,一旦被這哥倆給出好評,立即身價百倍,為時人所看重。

            但一旦被這哥倆給出差評,那就慘了。曹操的那句“治世之能臣,亂世之奸雄”,就許劭給出的評語,讓他的“臭名”永駐史書。

            因為家鄉有這樣的人物,所以袁紹刻意保持低調,不敢招搖過世,以免引來大V的差評、登上熱搜。

            第三件事,打造“士人領袖”的形象。

            服喪六年后,袁紹來到了京城洛陽。

            到洛陽后,袁紹沒急于出山做官,而是在京城搞了個會所,廣泛結交在洛陽的士人。

            像袁紹這種世家大族的子弟,一般都有一種與生俱來的優越感,高高在上,普通士人與他難免產生距離感,但袁紹從來不擺架子(折節下士),經常和士人們一起喝酒、唱K、打牌、玩劇本殺。

            有錢有顏有勢,但就是沒架子,這樣的人誰不愛和他交朋友?

            所以士人們沒事都去袁紹家玩(士多附之),袁紹門前的車馬一輛接著一輛,常常擠滿了整條街。

            士人中,五個人關系和他最好,分別是張邈、何颙、許攸、伍瓊和吳子卿。

            除了吳子卿在史書中無跡可查外,其他四個都是士人中的佼佼者,在漢末三國都有或多或少的戲份,有人扮演的角色還很關鍵,比如官渡之戰中的二五仔許攸。

            此外,袁紹中還有一個重要的朋友,就是曹操。

            從記載看,曹操似乎不在袁紹最好的朋友之列,但兩人確實常在一起交流,因為留下了不少故事

            比如一起去偷新娘子什么的,不知道是真的,還是編的,說不清楚。

            古人有云,“吃吃喝喝,那是酒肉朋友;雪中送炭,才能生死相交”,袁紹很懂這一點,真正做到了雪中送炭。

            他到洛陽后,正趕上第二次“黨錮之禍”,很多士人遭遇宦官捕殺,處境非常險惡。

            這時,袁紹想出各種辦法,幫士人們逃離洛陽。出了洛陽無處可去的,袁紹還負責到底,把他們藏在自己家鄉汝南郡。

            在袁紹的幫助下,很多士人得以保全性命,而袁紹本人也得到了“好游俠”的評價。

            這里我們得了解一個背景知識,什么叫“好游俠”。

            “好游俠”,是指好做一些游俠才做的事。

            那什么又是“游俠”呢?“游俠”這個詞內涵很大,我們這里也沒法說太細只能簡單說一下。

            “游俠”是指當他人、國家遇到危難時,能夠扶危濟困、舍身報國的人,和武俠小說中的“俠之大者,愛國愛民”,有一定的相似之處。

            兩漢時期,游俠之風很盛,不管是做官的還是做賊的,都以被別人稱為“游俠”為榮。

            三國時很多人都好這口,比如曹操、袁術、呂布、魯肅、甘寧,等等。

            幫士人躲避宦官的迫害,袁紹的聲望再一次快速攀升,號稱“播名海內”,意思是全東漢沒有不知道他的,這讓袁紹儼然成為了洛陽乃至全國的“士人領袖”

            在獲得好名聲的同時,袁紹同時還獲得了實惠。

            “黨錮之禍”中被定性為黨人的,要么是世族子弟

            要么是世族的門生故吏,尤其以關東的世族為主。袁紹幫助他們渡過難關,為日后自主創業打下了良好的基礎。

            所以說,袁紹真正崛起的階段,是在守喪、交友的這段時間,正是這段時間的投資和積累,為他以后奪取北方四州做好了準備。

            袁紹養名的第四件事,拒絕在宦官黨羽手下為官,表明自己是個純粹的士人。

            袁紹的聲望越來越大,漸漸就引起了洛陽高官們的注意,老袁家這個庶子不錯呀,來給我當幕僚吧!

            當時的太尉許戫和司空張濟,都下文書征辟袁紹,希望他能進入自己的幕僚團隊。

            太尉和司空都是三公,在官僚體系中基本頂格了,可袁紹對征辟文書是看都沒看就退回去了。

            是袁紹不愿意當官么?那倒不是,是袁紹不愿意在這兩人手下當官。

            因為許戫和張濟這兩個人能當上三公,靠的是巴結掌權的宦官。

            這兩人甘當宦官走狗的一個著名例子,是公元182年的整頓吏治事件。

            那年,中央要求三公九卿彈劾州郡官員中的不法者,還給定下了指標。

            當時,許多宦官子弟在州郡當官,貪贓枉法,劣跡昭彰,按理身為朝臣領袖的許戫和張濟,應該彈劾這些他們。但許戫和張濟不敢得罪宦官,又接受了宦官的賄賂,把這些宦官子弟通通放過了。

            為了完成KPI,許戫和張濟彈劾了一些做官清廉,但朝中沒有靠山的官員,并抓到洛陽。

            一時間輿論大嘩,司徒陳耽和時任議郎曹操上書,為這些官員叫屈。

            在上書中,陳耽留下了一個千古名句,“公卿所舉,率黨其私,所謂放鴟(音“吃”)梟而囚鸞鳳”。

            關于袁紹的簡介(袁紹的資料) 第6張

            鴟、梟都是兇惡的猛禽,意思是朝官領袖帶頭結黨營私,放了兇惡的壞人,抓了善良的好人。

            但當時那種環境下,上書改變不了這些官員的命運,陳耽自己還遭到了宦官的報復,不久后就被害死。

            司徒可是三公之一,說給弄死就弄死了,可見宦官勢力的強大。

            曹操呢,因為家族與宦官有千絲萬縷的聯系,逃過了一劫。

            所以,袁紹不愿意在許戫和張濟手下當官,除了繼續提高聲望外,主要還是想表明自己的立場:

            “我是士人,也站士人!”

            向誰表明呢?向全天下的士人們。

            原來,袁紹身上除了是庶出外,還有另外一個黑點,不過這個黑點不怪他,是整個袁氏家族的黑點。

            什么黑點呢?就是袁氏家族為了保住權勢結交宦官。袁氏宗族中有個叫袁赦的,在宮中當宦官。袁氏實際上是兩條腿走路,在外朝有士人支持,在宮中有宗族保護,所以才能始終保證著政治上安全。這也是袁家作為世家大族,沒有在黨錮之禍中受到影響的重要原因。

            這種做事風格,就讓那些清流派名士看不起,他們嘴里不說,心里卻是相當不屑的。

            而陷入黨錮之禍中的世家大族,也對袁氏首鼠兩端的選擇是頗有微詞的。

            所以,袁紹要以拒絕宦官爪牙的征辟來向士人集團表態:我袁紹和老袁家其他人是不一樣的,我就是最純潔的那個。

            但袁紹這么一暴露政治立場,就引起了宦官集團的警惕。一次宦官聚會,宦官頭領趙忠對其他人說,袁紹這貨自抬身價、結交死黨,不接受征辟,他想干什么?

            對袁紹的立場頗為不滿。

            不過,宦官們沒抓到袁紹的實際把柄,袁紹的叔叔、擔任司徒的袁隗又和宦官處得不錯,所以袁紹暫時沒有什么危險。

            關于袁紹的簡介(袁紹的資料) 第8張

            袁隗后來知道這件事后,嚇出了一身冷汗,他把袁紹叫來一頓痛罵:“你小子將來定會讓袁家遭到滅門之禍(汝且破我家)!”

            一語成讖,袁隗后來全家被殺,還真的是因為袁紹。

            在叔叔面前,袁紹估計就像現在很多年輕人對待長輩的教誨一樣,嘴上說行行行,心中卻嫌啰嗦:“叔叔你老了,消停待著得了,喂喂魚澆澆花,順便看我給你來個精彩的表演?!?/span>

            袁紹回去后,還是和原來一樣,座上客常滿,杯中酒不空,壓根不聽袁隗的?!?span class="candidate-entity-word">后漢書》記載,“紹終不改”。

            經過袁紹這一系列的操作后,他的聲望達到了巔峰,獲得了士人集團的普遍認可,后來袁紹和袁術同時起兵,士人們更多地去投奔袁紹而不是袁術,主要就是因為袁紹打造人設取得了成功——他通過一系列操作,已經突破了血繼界限,在整體形象上獲得了士人集團的普遍認可。

            三、悲劇性格的形成

            但袁紹在努力崛起的同時,也產生了負面效果,他在心理上也不知不覺地發生了變化,最終造成了兩個性格上的致命缺陷。

            第一個缺陷,是外寬內忌+剛愎自用。

            因為袁紹是庶子,從小就被人看不起,后來又過繼給他人,相當于被原來的家庭給拋棄了,所以袁紹從小開始,心中應該是極度自卑的。

            極度自卑,在心理上就需要獲得平衡,而且他通過自我努力取得了不錯的成績,所以他又是極度自傲的。

            于是,袁紹形成了極端自卑又極端自傲的矛盾性格。

            這種矛盾性格反應在外面,就是“外寬內忌”和“剛愎自用”。

            我們舉個例子吧。官渡之戰前后,袁紹與謀士田豐的互動中,就把自己這種矛盾的性格展示得淋漓盡致——

            他先是不聽田豐的相對正確的策略,把田豐給抓了起來,這是“剛愎自用”;

            官渡之戰打輸了后,他又派人殺了田豐,為啥呢?因為自卑嘛,怕田豐笑話自己嘛,就是在心里偷偷笑話那種也不行,必須弄死你我才安心。

            “貌寬而內忌”這五個字,就是田豐被殺前送給袁紹的,看人很準。

            第二個缺陷,是好謀無決。

            什么叫好謀無決呢?就是想得挺多,關鍵時刻卻猶豫不決。在《三國演義》,曹操犀利地指出了袁紹“好謀無決”的原因,“干大事而惜身”。

            換句話說,袁紹做關鍵決定時總是猶豫,是擔心自己會受到損害,再換句更通俗的話來說,怕輸。

            袁紹為什么會形成這個性格特征呢?

            一個重要的原因,就是投入太多了。

            袁紹二十歲開始服喪,服喪六年后又在洛陽蟄伏了三四年,也就是說,從二十歲到三十歲,在人生最美好的時光中,袁紹都壓抑著欲望,清心寡欲、投資未來,他付出的確實太多了。

            投入成本越多,想要的回報就越大;擔心得不到回報,所以就怕輸。

            想贏個大的,自己又怕輸,這個性格特征后來袁紹誅滅宦官的斗爭中,表現得非常鮮明。

            分析了袁紹性格的局限性,下面讓我們回到歷史主線上。

            袁紹在聲望達到巔峰后,剩下的就是等一個合適的爆發時機了。

            公元184年,黃巾起義,天下大亂,外戚何進當上了大將軍,袁紹等待的時機到了。

            上一期我們說過,何氏集團在實力擴張后,急需擴大在外朝的影響力,尋找士人當盟友。

            當時袁紹聲望最高,背后又有汝南袁氏,何進當然想與袁紹結盟。所以當上大將軍不久,何進就把辟召文書送到了袁紹府,請他到出任幕僚。

            袁紹這次沒有拒絕,而是一溜煙地跑到大將軍府報到去了。

            袁紹選擇何進,有幾個原因:

            何進有實力,掌握軍權;

            何進是漢靈帝嫡長子劉辯的舅舅,未來極有可能成為輔政大臣,掌握政權;

            何進屠戶出身缺乏聲望,必然借重自己,自己在他手下有發揮空間。

            除了這三點原因外,還有一個重要原因:劉辯登上帝位后,何進將由皇帝的盟友轉變成與皇帝爭權的外戚,將受到宦官集團的挑戰,這可能會給袁紹提供一個消滅宦官的契機。

            果然,袁紹進入何進幕府后,立即就成了何進的首席智囊,言無不聽,計無不從。

            除了自己擔任何進的幕僚外,袁紹還給何進推薦了一些人才,當然大多是和自己關系好的士人。也就是說,袁紹在何進手下,組建了一個自己的團隊。

            這個操作,大家看得都很明白,所以后人評價何進與袁紹的關系時,用了一句話,叫“何進享其名,而袁紹專其實”。

            也就是說,何氏集團和袁紹為首的士人集團,名義上是上下級關系,實際上是一種互相利用的關系。

            那袁紹集團的追求是什么呢?

            第一,打敗宦官集團,終結士人和宦官的斗爭;

            第二,保證士人集團尤其是世家大族,各種權利得以實現。

            其中,袁紹個人不僅要打敗宦官集團,而且要在肉體上、制度上徹底消滅宦官。

            袁紹目標是否過于激進呢?

            從我們外人的視角來說,是的。

            因為只要專制君主對優質性資源的壟斷存在一天,宦官制度就不可能被徹底廢除。

            實際上,宦官制度結束于清朝滅亡,而世家大族在隋唐科舉制興起后就漸漸退出歷史舞臺了,宦官比世家大族在歷史上更有生命力。

            后來學者批評袁紹也說,說他不懂政治斗爭的真諦,政治斗爭就是利益的再分配,應該“首惡必辦,脅從不問”,這樣才能團結大多數人,打擊主要敵人,獲得最后的勝利。

            這個批評有一定道理,但沒有從袁紹的邏輯來考慮問題。

            袁紹養名十年,才等來了這么一個時機,他能滿足于一個小小的勝利么?

            不能。

            徹底殺光宦官,是袁紹在理性思考后的理性選擇。

            袁紹想獲得家族和天下士人的承認,但他想在政治地位上超越袁氏家族已經取得的成就,是不容易的。

            袁家累世三公,幫劉辯當上皇帝后,袁隗甚至當上了比“三公”地位更高的太傅。

            這種政治地位,袁紹還能怎么超越呢?最多打個平手。

            有人說袁紹想當皇帝,從后來的歷史發展看,袁紹是有當皇帝的野心。但在剛剛崛起的那個時期,他不會做此考慮,條件不允許,也沒有人會擁護他。

            所以,想讓整個袁氏宗族都匍匐在自己腳下,為自己這個庶子感到驕傲,袁紹就必須在事功上想辦法。而士人和宦官已經斗了一百多年,如果自己能消滅宦官,那就給士人集團出口惡氣,讓天下士人都感謝自己,佩服自己,也會向他后來對何進說的那樣,將“名垂后世” 。

            也是因為這個分析,所以我不同意什么袁紹故意使壞弄亂局勢然后從中牟利的想法,他確實是想盡辦法要消滅宦官的,這符合他的行為邏輯。

            關于袁紹的簡介(袁紹的資料) 第9張
            本文內容由互聯網用戶自發貢獻,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,不擁有所有權,不承擔相關法律責任。如發現本站有涉嫌抄襲侵權/違法違規的內容, 請發送郵件至 sumchina520@foxmail.com 舉報,一經查實,本站將立刻刪除。
            如若轉載,請注明出處:https://www.dasum.com/47757.html


            企業微信截圖_16481820488684.png

            發表評論

            評論列表

            • 這篇文章還沒有收到評論,趕緊來搶沙發吧~
            熟妇好紧好大好多水,免费古代一看一级毛片,人禽杂交在线播放网站香港
            <mark id="v339p"><video id="v339p"></video></mark>

  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v339p">